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indy1498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改诗刍议   

2007-12-03 21:52:26|  分类: 转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唐星照   2005-7-10 10:15:24
 
     有初学写诗者拿来作品恳求批改,笔者不敢断然拒绝,唯恐挫伤其创作热情,但也不敢贸然“斧正”,生怕主观臆断改成败笔,“画虎不成反类犬”。 
有人说,改诗比作诗还难,笔者对此深有同感。改好一首诗确非易事,改自己的诗尚且不易,何况改别人的作品呢?人家的诗作,从立意、用韵、遣词、造句诸多方面,大多是经过深思熟虑,反复推敲而成的。作为“局外人”,接过诗稿后,初读几遍,难以吃透作者为诗的意图,不能进入创作境界,批改起来甚为艰难。如果仅凭一孔之见改动字词或句子,有时难免不有悖于作者原意。这是就笔者的水平而言,只是个人看法。当然,有不少吟长、方家改稿挺有套路,修改的诗作比原稿增色不少,令人称羡。以《长白山诗词》2005年第2期《切磋园地》熊东遨先生批改的七律《旧自行车》为例: 
原稿:十年坎坷勇排难,风雨征程累锈瘢。且喜链条常转活,翻怜轮带久磨残。扶君早出霞迎把,驼我迟归月在鞍。不妒华车来往过,甘随老夫共悲欢。 
改稿:征途坎坷不辞难,十载风尘积锈斑。且喜链条常转活,翻怜轮带久磨残。凌霜早出霞盈把,碾露迟归月在鞍。门外华车何必妒,得君相伴有清欢。 
此诗原稿首句“勇排难”与次句“风雨兼程”状写自行车有言过其实之嫌,“累锈瘢”三字亦不准确,改成“积锈斑”理顺字畅。三、四句好,未改动。五、六句移情入景,章法自是不乱,只是状景笔力不到,稍作改动,成了佳句。结语缺乏诗意,遵其原意换种说法,耐人咀嚼,乃真正的“诗家语”也。 
1995年10月,笔者有幸参加北京首届中华诗词研讨改稿会。中央文史馆馆员、著名诗书画家林锴教授担任笔者的指导老师,他当面点评并批改了笔者的几首诗作,现不妨将书面批改的诗作抄录于下: 
《乡规》原稿: 
秋晚园林缕缕香,一枝金橘出东墙。儿童也解遵乡禁,甜到嘴边不敢尝。 
评:构思新颖,句法较流畅,写出乡村新道德风尚,也显得儿童懂事可爱。 
拟改如下:“甜到嘴边不敢尝”改为“涎挂唇边不敢尝”。 
此诗只改动了“涎挂唇边”四个字,改得既准确,又形象。状写儿童想吃橘子,但又想起村里的乡规民约,不敢动手去摘的情景跃然纸上。仔细想来,原作“甜到嘴边”的确欠准,尚未吃到橘子,怎知是“甜”还是“酸”呢?况且经此一改,又解决了原诗中的孤平问题。 
《西窗吟》原稿: 
望断云天万里程,书传青鸟诉离情。休贪异地奇花艳,当忆西窗月下盟。 
评:这是一首思念远人的诗,题材常见,并无甚新奇处,唯写得情真而已。既点出云天,用雁字传书比青鸟更切些。末尾上下句前四字,名动词最好错开使用。末句不妨以询问方式出之。 
拟改如下: 
望断云天万里程,每凭雁字寄离情。客居莫恋闲花草,可记西窗月下盟? 
原诗中青鸟传书带有是神话色彩,改为鸿雁传书更好。“每凭雁字寄离情”诗意浓,诗味更足。末尾上下句名、动词错开使用,诗句活跃,不呆板。末句以询问方式“可记西窗月下盟?”加强了语气,情更深,意更切。 
《燕归》原稿: 
紫燕归来觅旧斋,村南院北久徘徊。画堂富丽新容焕,闹市繁华曙色开。贩货阿哥连作队,摆摊俏妹结成排。商潮涌入农家乐,栖宿檐前亦快哉。 
评:此首七律通过燕子的眼睛辨认变化后的农村面貌,手法较新鲜,唯用字造句有生硬处,“斋”字趁韵。颔联为对“新容焕”而用“曙色开”也欠妥贴。颈联“连作队”“结成排”合掌。 
拟改如下: 
紫燕归来竟费猜,舍南舍北几徘徊。楼台绮丽添佳景,巷陌纵横失旧街。贩货阿哥摩托队,摆摊俏妹杏花腮。乡村今日农兼贾,细认门庭好去来。 
从这首改稿中,使我认识到诗中用语一定要准确,如原稿第一句的“觅旧斋”的确是为了凑韵而用了“斋” 字,第二句的“村南院北”不确切,所指不具体,改为“舍南舍北”更准确。“连作队”“结成排”,一是合掌,二是太俗,无诗味。改为“摩托队”“杏花腮”,凸显了当今农村生活水平的全面提高。改后将“农兼贾”的变化,生动具体地表现出来了。 
林老书面批改了这三首诗,另有几首,如《游香山公园》、《过邯郸芦生庙偶题》、《咏石》等,他读后频频点头说:这几首诗借小题作大文章,立意自佳,用语自然,无需改动。他还谆谆教诲我,作诗应以立意为主。你的诗立意还不错,只是在用词上要慎重推敲,一定要精当。 
回家后,笔者与林老常有书信往来。我求他改诗,他总是不吝赐教。如拙作《中华诗词研讨改稿会归途即兴》:京华小聚足欢歌,趁兴归来意若何?清句裁成情自适,长龙吟啸过黄河。 
林老复信说:“此诗立意可好,用词流畅,但句末须改为‘乘龙吟啸过长河’,供参考。” 
他还在信中指出:“诗要写出新意不易,写时要有感而发,抒自己的心声,就能出语有别于他人,力避人云亦云之句。” 
通过林锴教授当面改稿及耐心指教,笔者认识到,要学会作诗,更要学会改诗,一首好诗是要经过反复修改才能成功的。改诗首先要看立意如何。袁枚在《随园诗话》中提出:“诗以意为主人,以词为奴婢”。如果立意不行必须重新构思。二是要情真,要有感而发,写自己的心声,也就是说“文以情生”。三是用词要准确、精当,不能为了格律,凑词、凑韵,那样写出的作品生涩,难以动人。四是既然写古体诗,就要遵循传统,讲究格律,在“旧瓶”时装入“新酒”。  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